苒苒物华休

【叶蓝】下雨。Fin。

有种细水长流的感觉

异方:

下雨了。


叶修戴着口罩走进兴欣网吧,在前台要了一个最里面的单人包厢,通宵的那种。


前台小妹是新来的,不玩也不看荣耀,叶修的身份证并没引起尖叫轰动,于是他平安无事地拿到了上机卡,抵达包厢。


他把淋湿的外套挂在椅背上,然后打开电脑,插入刚满级的战法账号卡,登陆第十区。看到熟悉的地图出现在屏幕上,叶修没有去找副本继续之前没做完的测试,而是操作角色去了大峡谷。


荣耀现在出了新的天气模式,完美契合实时气象。于是叶修的小战法就在密集的雨中踏着大大小小的水洼一路小跑到了目的地。


会去这个地方的玩家不多,风景相当不错,但攀爬有一定难度。坡度陡峭,落脚点少,多数普通玩家没爬一半就掉下来了。


然而对于叶修而言,这些横在普通玩家面前的障碍都是小菜一碟。他不紧不慢地敲击键盘,几下方向键配合基础技能,没多久战斗法师就稳稳地站到了山顶。


斗神轻车熟路地找到那块能看到好风景的最佳位置,让角色盘腿而坐。接着他的手指离开键盘,向后靠上舒适的柔软椅背,透过屏幕和一身黑的战斗法师一起沉默。


争执来得很突然,一点小事而已——在叶修眼中大部分事都算小事,他压根不在意这些。总之莫名其妙就吵起来了。可能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了,相安无事互相体贴的劲儿过了以后,原本潜藏许久的矛盾一下子激化,变得似乎无法调和。一向特别包容的好脾气同居人发起火来咄咄逼人,是从没见过的模样,瞧着居然挺可口的。


但不高兴也是真的。叶修不想扩大战争,于是他带着钥匙钱包,丢下气得说不出话来的许博远出门了。


谈不上对错,平心而论这件事上双方都有问题。或许是长久以来累积的压力超负荷爆炸,反正先去冷静总没错。男人看着屏幕里飞流直下水花四溅的瀑布,心想。


许博远安静地坐在窗台边,雨水打在玻璃上,噼噼啪啪。他抬头望向窗外,天黑沉沉的,远处灯火星星点点,依稀可见马路上赶着回家的行人。


青年收回视线,把头埋进臂弯里。


不用怀疑,叶修肯定是回网吧过夜去了。他侧着头,脸颊往手背上蹭了蹭。


真的只是小事,但许博远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会发那么大的火。叶修这种催三次动不了一次的懒人习惯又不是不清楚,非要和他较真的自己真是傻透了。


大概是太喜欢,所以才会下意识在对方面前发泄情绪。而叶修刚好与他相反,平时没个正形张口就扯,这种时候倒特别寡言认真。


一小时前,叶修安静地听完他的气话,起身去门口的衣帽架上取下外套就出去了。经过许博远身边时,男人停住一瞬,手抬了抬,仿佛是想习惯性揉揉他的脑袋,但最终还是没付诸于行。


叶修离开的半小时后,青年终于缓过神来,开始冷静地反省问题。这时他才注意到外面下着雨,而叶修没带伞。


许博远趴在床上,内心天人交战,双方僵持不下。


翻来覆去纠结了好一阵,最终他叹了口气,还是下床去储物柜里翻找黑色的大号长柄伞了。


叶修看了半小时风景,下了几趟副本,一时竟找不到事做。公会群里热闹得紧,这会儿干部们都在伍晨的组织下拼团抢boss。男人跑到战场角落里围观了会儿,没说话。他点燃夹在指间的烟,打火石的摩擦声在幽暗的包厢里显得格外分明。


背后忽然响起一句,是熟悉的干净声线,咬字时带些粤语方音。“伞可以不带,烟倒是没忘。叶修你这辈子就和烟一起老死吧。”


叶修回头,许博远靠在门口,手里拿一把收束齐整的长柄伞,正冷着脸瞧他。


他有点意外,面上却依旧游刃有余。“挺聪明的,给蓝河大大点赞。”


青年哼了一声,走近座位俯身去辨认屏幕上的公会名字。“算你有良心,没抢蓝溪阁的。”


叶修侧过头,他发现恋人那张仍带着些稚气的清秀脸庞近在咫尺,神情温和,一如往常。


距离刚好,时机也对。男人这么想着,伸手按上青年的后颈轻轻扳过脸,迎着对方满盛诧异的目光吻住微张的嘴。


没等许博远反应过来,这个浅尝即止、带有明显安抚性质的吻便结束了。叶修重新靠回软椅,极其自然地舔过濡湿薄唇,又露出惯常那副吊儿郎当的嘚瑟样,朝准备发作的青年晃了晃夹着大半截烟的手。


“只有烟怎么够,这不是还有你嘛。”


———————————————
魔都下了几天雨,发个糖吧。

评论

热度(2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