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苒物华休

【周江】White Valentine's Day

这种感觉真好

有风:

-白色情人节贺文,小甜饼短篇。


-先向关注我的大家say sorry,一直没有更新《喜欢》真的完全抱歉,最近太忙啦,之后会陆陆续续更的。大家先享用这篇来解馋吧,笔芯!




=======================




“对不起,我今晚真的没空,改天一定再约前辈。”


江波涛尽量将语气始终放得温和有礼,却做不到再浮着一贯的清浅笑意,用了点劲儿将自己的手从对方那里抽出来。他并不喜欢这个油腔滑调的学长,更不喜欢他时不时出格的骚扰动作,自然不可能答应白色情人节的的约会邀请。


拒绝的意思已经很直白,学长却还是不依不饶。学校偏僻角落的小巷显然不是什么能占优势的地方,江波涛比不上他种族优势壮了两个号的身形,又被牢牢地钳住了胳膊,无法逃脱。他实在不明白对方放着胸大热辣的美女不追求,到底是看上自己哪一点。


细想又有些无奈和明了,不知道哪里鼓起的风气,这群学校里浪荡的白人公子哥儿,都以自己泡到又甩掉几个中国留学生来攀比。


学长笑得很轻佻:“你不也是gay吗,我有哪里不好?”


江波涛腹诽,你人长得满脸痘痘心长得又黑又花,哪里好了。面上却只是垂下眼睛,并不想挑起事端,一板一眼地解释:“我有男朋友了。”


“谁不知道呢,听你室友说了。”学长粗糙的指腹暧昧地擦过江波涛的下巴,“他不是留在中国,没有和你一起来么?男人本色,说不定背着你偷吃了多少个,你干嘛为了他端着。跟着我呗,你看你那些中国同伴多少人巴不得和我谈个恋爱呢,好处多了去了。”


江波涛冷下了脸,他不是不知道这个圈子有多乱,家里人找关系送来蹭个海归身份或是其他什么目的的人,自然愿意与同样不是正经入学的这些白人富二代搞在一块儿。但总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多的是一心求学,心中有广阔天地的人,怎么能由他这样一棍子打死。


更何况,他的男朋友也不是他一个外人能置喙的。


想到他心尖儿便盈着温柔的底气,江波涛不愿再与学长客气,自幼养出的好脾气被耗了个干净,他待人可亲却不是没有底线,手被制住,就狠狠屈膝撞上他胯下,在对方吃痛松手的瞬间逃走,只给弯着腰破口大骂的人留下挺得笔直的背影。


 


伦敦的雨天总是很多,江波涛咬着早上买的,已经冰冷的面包走在街头,猝不及防鼻尖就是一滴雨珠。他一向细致,包里自然是常备着伞的,找了个屋檐下站着,慢条斯理翻出来撑开复又走进雨幕中,不匆不忙,没有淋到哪里。


只是有些怅然,仿佛吮了满满一口酸涩的柠檬汁。


并不因为担心学长报复,也不因为突然很想吃热腾腾的小笼包,更不因为无辜的雨天。但又都有关系的。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帆布鞋故意幼稚地踩进小水洼里,溅起水花,鞋头一片湿漉漉,想着。人有的时候总会莫名其妙很难过的,只是因为一颗扣子扣不上就想掉眼泪。


突然手机响了,江波涛回过神来,却没有急着从口袋里拿,他知道是周泽楷打来的,他给他单独一个人设置了不一样的铃声。是一首轻缓的情歌,他怎么听都听不腻,总是含着笑意听它响一会儿,又担心那边的人等急了,掐着一个微妙的时间接起来。


“宝宝。”周泽楷的声音在失真的电流里,隔着遥远的海洋,依旧低沉又好听。江波涛顿住了脚步,收了伞走进路边的一个电话亭,靠在玻璃墙壁上笑着应声。他接他电话的时候总是很专心,甚至不想分神边走路。


“看到在下雨。”周泽楷手机里天气预报的APP,从来就设置着两个地区,伦敦和上海,他每天醒来,先知道的总是江波涛那里的天气,“带伞了吗?”


“带啦,带啦。你每次都问一遍,周先生。”江波涛拨弄着伞柄上周泽楷送的小挂坠,很轻很轻地笑着叹了口气,“怎么回事,好想你呀。”


周泽楷在那边顿了一会儿,才肯定地说:“有人欺负你。”


“除了你谁会欺负我。”江波涛并不打算把乱七八糟的事儿告诉周泽楷,只是一直笑,“太不会说话了,你这时候应该接,我也想你。”


“我也想你。”那边也开始笑。


面前没有镜子,江波涛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眼中的笑意多温柔好看,视线飘到路边小店上贴着的白色情人节海报,试探着问道:“待会儿有空吗?可以视频吗?”


“……有个会议。”周泽楷的语气听起来很迟疑,“你要到公寓了吗?”


“嗯,我不想坐车,再走半小时就到了。”江波涛挺失落的,又觉得自己这样像小姑娘一样想跟男朋友这个节那个节都要过的心情很傻气,于是还是笑,“记得好好吃饭。”


“半小时……好。”那边匆忙说了句会要开始了就猝不及防挂了电话。


江波涛听着忙音有些楞,最近周泽楷不像以前那样爱有事没事与他挂着电话,总是突然就不见了人,被公司的事缠得挤不出多余时间一般。


他撑开伞继续走,不自觉却想到方锐前两天和他抱怨,说周泽楷最近在公司总是神出鬼没,一个大总裁的事务一半都担在了自己这个无辜助理的肩上。


出入极大的情况。


为期两年的留学才刚过了一半,颠倒的时差与遥远的距离之间似乎轻易能填进去无数的滞碍、陌生与背叛。江波涛敏感细腻,但总不愿把关系到周泽楷的事情往一点儿坏的方面想。他的爱人是值得他相信的,他想。


 


临近期末考的时期,图书馆总是被广大临时抱佛脚的大学生疯狂占领的地方。江波涛是优等生,教授的心头宝,平时用心在念,自然不怕考试。只是他一颗七窍玲珑心,从不说我早就复习好了这样拉仇恨的话,室友哀嚎时跟着附和,甚至随大流地也来了图书馆。


位置一个挨着一个都占得很满,江波涛好不容易才眼尖找到了一个坐下,摊开复习用的参考资料,指间转着笔。他环顾了四周,对面坐着一个眼镜片有瓶底厚的男生,在他搬椅子发出细碎声响的时候投来锐利的目光,满脸“你给我小心点别打扰我念书”的表情。旁边的椅子上没有人,桌子上却摆着书和笔记本电脑,大概是中途出去哪里了,还没回来。


江波涛没看两页就犯困,一是因为都是他熟练于心的内容,二是因为他昨晚忙出国相关的事宜熬到了半夜。他一早和家里商量好了,在国内念完大学本科要出国念两年硕士,按着他自己喜欢的路子向梦想一步一步地走近。


反正只是走个过场,他开小差掏出手机刷了一会儿微博,实在抵抗不住困意,就向对面“就知道你们这种人没有念书意志”的眼神报以弯一弯眼睛,趴在桌上就睡了过去。


下午的风拂着窗帘吹进来,十分舒服,江波涛不知不觉就睡了小半个钟头,醒来时还很迷蒙,闭着眼睛适应了好一会儿,他梦见坐在自己对面的那位厚眼镜仁兄追着自己狂揍。


醒来看见的却是另一个人。


旁边座位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靠在椅子上看手机。江波涛先注意到的是他拿手机的手,手指修长,连着手腕漂亮的弧度,再往上看见脸,忍不住怔了一怔,真的是……很好看,察觉动静望过来的双眼,含着窗外正好洒下的阳光。


他来不及欣赏,先意识到自己睡着后手无意识地压在了对方电脑的键盘上,不仅害得别人因为不想吵醒他而无法用电脑做事,而且……江波涛瞟了一眼电脑屏幕上早就打出一堆乱码的文档,不好意思得脸都红了,他多久没陷入过这样窘迫的境况了。


江波涛开口想道歉,对方却竖起食指顿在他的唇上,轻轻嘘了一声,眼神示意他看对面,果不其然又是那位入梦的仁兄,浑身透着“你俩要是敢发出一点儿声音我就立马找理由来削死你们,这里可是图书馆!”的恐怖气息。


江波涛乖乖噤了声,耳尖儿红了个透,晕晕乎乎就收拾了东西被一个还不知道名字的陌生人握着手腕拉了出去,平时一派心思敏捷的交际天赋都在这人的眼神里融了个干净,独留一副可口任人逗的薄脸皮,十分不争气地一见钟情了。


那是他和周泽楷第一次相遇。


 


这场景太过无厘头对于他们俩而言却又太过浪漫,以至于江波涛总是怀念。阴冷的雨天加上囫囵吞下的冷面包让他的胃隐隐有点儿疼,他找了家咖啡店坐着,点了杯热的巧克力奶茶,在热气氤氲中,才又想起这些事。


那时候,江波涛被拉出图书馆之后,怀着突然而生的小心思,以赔礼为理由,请对方去喝咖啡,得知了他叫周泽楷。看着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却相谈甚欢。互留了联系方式要分开时,周泽楷不小心将喝的洒在他身上,于是变成他要赔礼,又有了下一次见面。


他俩似乎都有各种各样的办法让赔礼约会无休止地进行下去,在无意的触碰中揣摩心思,在有意的试探中暧昧过招,陷入恋爱得理所当然。


当然谈了很久之后,一个缠绵的雨天,在周泽楷的家里,昏暗的光线中江波涛在他怀里腰线起伏,咬着下唇哭着呻吟时,才得知,自己的一见钟情都是周泽楷刻意为之,他认识自己,比自己遇见他要久远得多。江波涛气得三天不让他上床,但之后又自然而然地甜甜腻腻,对于天生注定的人而言,什么样的相遇便显得无关紧要了起来。反正,总是要爱上的。


周泽楷大学毕业后就要进他们家的公司,江波涛则一早计划好了要出国留学,无法更改的要分离两地的两年。对于他们而言,对方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但并不代表为此要对梦想做出妥协的让步,他们先是独立的各自优秀存在的男人,然后才是亲密无间的情侣。


在机场送江波涛的时候,周泽楷把他的外套拉链往上拉了拉,捧着他的脸小心翼翼地吻了一下又一下,附在耳边小声地念叨:“宝宝,自己好好的,等你回来。”


“周先生好像我爸。”江波涛明明眼眶都红了,还是笑得很甜,回抱住他,“知道啦,你也要听话,没有我看着你,也不许用省略号噎别人了,好好吃饭好好喝水,我走了。”


他知道他一直看着他直到登机,却还是忍住了没有回头。


 


还有十分钟的路程就到他租的单身公寓了,江波涛路过菜市场,忍不住进去买了些周泽楷喜欢吃的菜出来。他的周先生要开会,没有办法陪他过节,但是也不想敷衍地叫外卖了,自己认真煮一顿,吃他喜欢吃的东西,多少也能缓解一些想念了。


他掏出手机看和周泽楷的聊天界面,明知故问地发了一句“还在开会吗?”,那边秒回了一个“嗯”,江波涛无奈地翘了翘嘴角,却无意中突然发现他并没有连着公司的网络,显示的是4G。……可能是在别的公司开会吧。


他心情有些不好,掂了掂手里抱着的一大堆东西,一边还要撑着伞,不由想起他们两个第一次吵架的情形。


那时候他们俩已经谈了一段时间的恋爱了,离江波涛要开始着手准备出国的时间越来越近,他却一直没告诉周泽楷这件事情,不是担心他会阻拦自己,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说出口。对于热恋的情侣而言,两天的分离都足够煎熬,何况两年。每次待在一起,江波涛想跟他讲时,都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咽回肚子里,然后不知不觉就耽搁了太久没有说。


他们过第一个白色情人节的那天,周泽楷翘了课去蹭江波涛的,在一众迷妹的目光里坦然和他挨得很近,明明在座位底下紧紧地和他十指相扣,面上却神色不惊地端着认真听课的神色看着教授,看得那教授自豪感爆棚,想着别的系的大才子都特地来听我的课。


谁知道人家是奔着小男朋友来的呢。


江波涛被他的突然袭击搞得很无奈,却又生出一些甜蜜,唇角总是习惯性浮着的笑意又深了几分。他的周先生不善言辞,白生了一张倾倒众生的脸,对于耍套路一窍不通,于是直白又真诚地哄他开心,落在眼里却恰巧是独一无二的浪漫。


前几天气象台就在播报,他俩盘算好了要爬上小山一起去看流星,从下午就开始期待。却没想正因为周泽楷来陪他上课,横生变故,下课后教授突然来跟江波涛说关于办理留学上边有了新通知,叫他多留意。


江波涛被这突如其来的揭穿砸得心里一个窟窿,笑着送走教授之后,慌乱地看向坐在旁边的周泽楷。虽然还牵着他的手,脸色却俨然已经冷了,江波涛知道他生气了。之后的晚饭不免有些吃得不尽人意,周泽楷本就话少,此刻更不愿意开口,江波涛使出浑身解数逗他说话,气氛却还是十分凝滞。


两人沉默地上山,周围没有其他人,依靠在一起坐在遍地小野花的山顶,头顶上是漫天的繁星,本该甜得找不着边儿的时刻,却相顾无言。


江波涛先低头了,攥着周泽楷的指尖垂着眼睛小声道歉,说自己不是故意瞒着他的,一点一点解释,越说越委屈,他八面玲珑颇会做人,独在周泽楷面前被宠得像个小孩儿,有一千种方法能将情况解释得合理妥当,他偏不干了,湿漉漉着眼睛瞪着周泽楷:“我就不想说,我舍不得你,我一要开口就难受死了。我认错了,你还生气!你打我好了!”


周泽楷彻底没法子了,心软得一塌糊涂,把人仔仔细细搂进怀里抱紧了,喜欢得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轻轻吻他,叹息着说我会等你。


然后他将被搁置了好一会儿的情人节礼物拿出来,他春假时亲自去庙里求来的红绳手链,上面串着两颗圆润的小玉珠,渡过福气的,他托着江波涛的手腕给他系上,说:“明年是项链,后年你就回国了,送你戒指。”


江波涛又想吐槽他这一派传统的追媳妇儿方式,又感动得心尖儿发烫,流星雨却恰巧来了,于是连忙捂住周泽楷的眼睛,自己也闭上眼,虔诚许愿。


他祝愿他的周先生开心天天,幸福年年。


 


江波涛想着周泽楷,不知不觉就走到公寓楼下,正欲上楼时,一辆货车却呼啸而来停在他的面前,他连忙往后退了几步,不由皱了皱眉。


不得已,只能绕过去,车的后门没有关,他无意中往里面瞟了一眼,却被吸引了目光。一小盆一小盆纤细的芬德拉玫瑰码在里面,成色并不均匀,有的还是花骨朵儿,有的正是盛开,有的已经枯萎了,怏怏地垂进土里。最外一盆的枝叶上挂着一张卡片,上面一行清隽的字:My Jiang,Happy White Valentine’s day.


江波涛彻底怔住了,他认得出来这是周泽楷的字,也反应得过来个中意思,他出国前曾与周泽楷开过玩笑,说,你想我的时候就种朵花儿好了。


只是没想他放在了心上,也没想此刻会出现在眼前。


“三百六十五朵。”那跟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在公司开会的周泽楷先生从驾驶座上开门下来,把他温柔地抱进怀里,语气却很委屈,“我手笨,有点麻烦。”


江波涛对这些感兴趣,有过研究,知道周泽楷有点麻烦四个字实际有多麻烦,玫瑰是娇气的小姐,要种、要养,折腾起来都不是简单的事情。周泽楷却做了,瞒着他,瞒着方锐,就因为这是他说过的话。


周泽楷见怀里的人没有应声,只是低着头揪着他的衣角颤着背,忍不住笑,知道他的宝宝又忍不住哭了。明明在别人面前都机灵得不行,就在自己跟前老掉金豆子。他没觉得自己做了十分感人的事情,只是答应江波涛的事情每一件都想做到,从他第一次跟别人介绍说,”He’s my lover.”


他爱他很久,沉默又缜密地靠近他,每一次想要的都更多:相识,成为朋友,谈恋爱,拥有他……然后相伴一生。


周泽楷取出绒盒中的项链,替江波涛戴上,白皙的锁骨衬着吊坠,养眼得不可言说。他不由开始想象明年他戴上戒指的模样儿,这中间仍旧隔着漫长的一年,但值得等待。


 


“我爱你。”他说。


“这么巧呀,我也爱你。”他回答。


 


-END-




=======================






我还谈什么恋爱呢!


看他们谈恋爱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恋爱了QAQ




喜欢这块小甜饼就戳小心心吧~

评论

热度(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