苒苒物华休

lo主喻黄文整理

桃花饼:

最近发现喻黄文越写越多,就略做整理。


电脑lo里是有目录的,但好像大家都不太看那个,干脆挪出来了。


不定期更新。


(更新至2017/9/23)






【连载】


《乱看新世界的大门是不好的》中篇


(原作向搞笑,完结)


番外1番外2番3上番3中


番3下番4上番外5上番外5下




《双向单恋》中篇


(原作向弯追直+奇幻,完结)


1234567番外1番外2




《自你以后》中篇


(原作向退役后,完结)


123456789101112完结




《尚未终结》中篇


(原作向弯追直+奇幻,完结)


12345678910完结




《ai》中篇


(近未来paro,机器人,坑)


1




【原作向短篇】


《欧皇在世喻文州》,正文


《专业卖腐喻文州》,正文


《一天》,正文


《真的是鱼喻文州》,正文


《一个简短的时空穿越》,正文


《开车》,正文


《多重人格喻文州》,正文


《天线宝宝喻文州》,正文


《黑道太子喻文州》,正文


《一个喻文州小弟的自白》,正文


《皮肤饥渴症》,正文


《全世界都觉得喻文州和黄少天是一对,可是——》,正文


《记一次分手》,正文


《一个觉得蓝雨很烦的王杰希》,正文


《一个脑洞很大的喻文州》,正文


《一个心很累的郑轩》,正文


《腻歪》,正文


《继续腻歪》


《相识、相爱、相守》,正文


《记一次惊恐的魂穿》(含周江周)


《片段合集》




【架空短篇】


《不良少年与护短狂魔》(现代架空),正文


《初恋是糖》(校园设定),正文


《Perfect Couple》(哨向设定),正文


《小别胜新婚》(都市车)


《爱情魔药》(魔法学院设定),正文


《心绪难平》(歌手制作人设定),正文


《书中自有喻文州》(写手主角设定),正文


《一个内心戏很足的黄少天》(校园设定),正文


《四面楚歌》(娱乐圈设定),正文


《装B》(都市ABO设定),正文


《联机游戏》(UP主设定),正文






本着不浪费的原则悄悄问下大家是更喜欢短篇还是连载?搞笑连载/傻白甜连载/还是狗血连载呢?


(ps:其实短篇里《心绪难平》、《书中自有喻文州》、《爱情魔药》本来在我脑内都是三五万字的连载的,但是……)

左上角的上鸣和出九(´▽`ʃƪ)

貓:

CP無料和灰灰本子的特典

火澈神宸:

HAPPY BIRTHDAY ALLMIGHT!

过度保护ALLMIGHT的A班学生们

授权转载汉化,请勿二次上传,授权见微博评论。

汉化修图嵌字:我。

作者Tumblr :【athanatosora

互相帮助21~23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

bayoo:

前文走这里




*ABO设定,谨慎避雷!




***




21




饭田决定换个角度问。




如果轰和绿谷真的有什么超出同学的关系、那突破口不止一个——「那轰的发情期……?」


 


绿谷同样很快速地答了,神情也没变:「轰同学应该不用担心发情期。」


 


「你怎么知道?」


「因为他有…呃。」




接着绿谷卡了一下,停顿了几秒。




本来他顺势就想说轰同学有Alpha了不需要担心发情期的事情,但是又想到这好像已经是很私人的事情了,更何况轰同学的Alpha…朋友的身份有点…敏感,他不知道轰会不会介意饭田知道这件事。




但无论如何在背地里传八卦的行为是不对的——






「我……我不知道怎么说。」


「如果饭田同学想知道可以去问他本人?」




说到AO之间的话题,还是自己的好朋友的感情(性)生活,绿谷不太习惯地偏过头去,发现自己耳朵和脸有点发热,然后不自在地摸了摸鼻子。




他觉得尴尬,心底还有些莫名其妙、也不止为何而起的酸涩。




22




饭田的问题依然没有解决,相反,他越来越懵了。




刚刚,绿谷出久对他说,「轰同学不用担心发情期,因为他有…我。」


然后绿发少年的脸颊发红,神情也不太自然。




……


饭田开始怀疑自己的洞察力,他没继续谈话就回到自己的座位,有点受打击。




丽日凑过来问饭田发生了什么事,饭田犹豫了几秒,还是没把事情的始末告诉棕发少女——他需要更具体的情报才能得出准确的结论。


 


当事人之一的说法就是这样了。




饭田皱着眉,逼自己沉住气,明天轰和绿谷走在一起的时候再观察一下。






23




于是,饭田打算先从假设的前提开始入手。




「轰,你是个A,然后绿谷是个O,没错吧?」




第二天中午放学后,在轰准备走向绿谷的课桌旁和他一起去吃午饭的时候,饭田抢先一步叫住了轰。




红白发的少年面上没什么表情,老实回答问题:「对。你问这个干什么?」




饭田刚刚想把事情解释一下的时候。绿谷走到他们两个旁边,朝他们笑了一下,然后轰清冷的声音传到饭田的耳朵里,让饭田觉得自己一直以来的认知彻底崩塌——




轰对绿谷说:「绿谷,你发情期的事情…我问了一下,如果不是怀孕的话,你可能要去看看医生。」




绿谷答:「喔、好。谢谢轰同学。」




…已经到面不改色地谈论是否怀孕的程度了吗?




然后绿发少年就侧过身子问定在原地的饭田:「饭田同学,不走吗?」








=tbc=






我觉得…谈恋爱是两个人一起努力的事(???


这次委屈轰没有上线,我良心不让我欺负老实人(真的吗

天使(* ⁰̷̴͈꒨⁰̷̴͈)=͟͟͞͞➳❤

SyaKin:

又做了张简单的gif




大晚上的mjj抽卡心态抽崩了T T

⊙∀⊙

M.WEN.asfuh9U:

【腐向注意】

紫薇软剑×金铃索

不知道这cp该怎么打tag,姑且就这样吧......


超ooc啊


但是,吃我一口安利!!!!!!各位大佬们!!!!!【哭

【胜出】逃跑可耻但有用

赤渊:

狗血,带球跑,注意避雷


 @年黏 年宝和染宝点的!爱她们!


lof抽风导致文章会突然消失 要是哪一章少了请务必私信我 谢谢!qaq


=================


《逃跑可耻但有用》


CP胜出


BY赤渊


 


绿谷出久不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大脑一片混乱,该有的记忆也不太清晰。其实那天他应该喝的不算多——A班实习英雄们的庆功宴,他记得自己只喝了一点果酒而已,在一片混乱中,被挑衅喝的最多的应该是爆豪胜己和切岛锐儿郎,尤其是爆豪,最后他抱着瓶子,凶狠暴躁地站在桌子上,指着天花板说自己是no.1,之后被饭田拉下来,然后就倒在了聚会包间的沙发上。


结束的时候,饭田一边结账,一边对着一包间横七竖八的英雄们头疼,绿谷和丽日御茶子正在帮忙把自己的同学们一个一个扶起来,挨个给朋友或者亲人打电话,清醒的送不清醒的回家。这些后续扫尾工作一直进行到十一点,女孩子已经先走了,最后剩下的是饭田,绿谷,以及沙发上昏睡的爆豪胜己。


“你知道爆豪的家的吧?你们不是从小认识吗?”饭田叹了一口气。


“认识。”绿谷出久点了点头,“我送他回去吧。”


 


半个小时后,他终于到了爆豪家的门口。爆豪胜己的家里没有人,他在爆豪的裤子口袋里乱摸一阵,找出了钥匙,把他跌跌撞撞地扶了进去。爆豪比他高比他重,整个人都压在他身上,饶是绿谷现在体质不错,从聚餐地点回来,这么长的路,也有些吃不消。爆豪在沙发上一倒,就再也拉不起来了,绿谷出久觉得自己也有些头晕,果酒的劲头似乎上来,他一边喊着幼驯染的名字,一边手上使劲,把爆豪往卧室拖。


接下来的事情就彻底失控了,绿谷出久现在都不明白这是怎么发生的,直到他被爆豪按在床上,他都没有从巨大的震惊中反应过来。爆豪低下头吻他,满身酒气呛人,他吻得用力,尖牙咬破嘴唇,带出血丝来。爆豪喝醉了,这是绿谷出久第一时间的认知,他从没觉得爆豪对男人尤其是自己有过任何超出同学的想法——何况幼驯染对他的厌恶直白到甚至写在了脸上,他下意识要逃,但喝醉酒的人力气极大,爆豪一只手,把他像拖一只兔子一般拖了回来,连拖带拽,继续按回床上。


小胜?他睁大眼睛,惊恐地问。


爆豪胜己没有理他,转而开始扒他的衣服,正是夏天,绿谷出久只穿了一件薄薄的T恤而已,T恤被脱掉,不常见光的白色皮肤暴露在空气里,皮带被抽开,发出清脆的金属响声。在酒精与头晕之下绿谷看向爆豪胜己的眼睛,那双猩红色的眼睛里正映着他自己。


小胜?他又喊了一句。


没有回答。他的幼驯染彻底喝醉了。


他喜欢爆豪胜己,这是一个绿谷出久藏了很久的秘密,其实或许很多人看得出来,但只要事情的另一位主人公看不出来就可以。从那双熟悉的眼睛里他看不出爆豪的情绪,自下而上的角度,他能看见幼驯染金色的发梢,嚣张跋扈的眉眼,锋利的脸部轮廓,以及高挺的鼻梁。爆豪正吻着他的脖侧,火烫的气息像是要把一切都烧起来,他的手触碰上爆豪的脸,这是他能想到最大胆的事情了,也是换在平时绝对不可能做出的事情。爆豪动作粗鲁,伸手扒下并甩掉了他的裤子,丢在了地板上。


事情不该这样发展的,即便这是酒精作祟。


但绿谷出久突然觉得,这样将错就错一次也可以。


 


 


“你怀孕了。”医生笑眯眯地说,“恭喜你。”


绿谷出久坐在桌子边,半天没反应过来。


“嗯……三个月了哦。”医生把一沓纸递给他,“报告在这里。”


“等等,可是……”他慌乱地接过这一沓纸,“可是我是男的……”


“啊,因为你是那种体质嘛,你不知道吗?啊啦,要关注医学新闻啊。个性出现以后,人类的体质也发生了一些异变,现在占数量1.2%的男性会拥有生育机制哦。”医生依旧笑眯眯。


“是非常稀有的1.2%,不用感到烦恼,你是很特别的存在呢。”


完全没有想过怀孕这个可能的存在,虽然他大概从一个礼拜前就开始食欲不振,今早更是趴在学校的洗手池边吐了一早上,但很少有人会在第一时间想到,男人也能拥有一个孩子。早上在洗手池边,丽日御茶子一边拍着他的背,一边关切地问他要不要去医院看一看?本以为是肠胃炎,挂的科室还是消化内科,结果消化内科的医生看了看,竟然让他换了科室。


1.2%,特别。


从出生开始就是这样,在大概率拥有个性的这一代里,只有他是个受人嘲笑的、特别的无个性,而在大部分男性都与常人无异的情况下,他又再次中奖,是一个拥有生育能力的特殊品。


永远是特别的、并且不希望拥有的特别。


“请……请问,我现在应该怎么办……”他从来没有那么慌乱,甚至连手都开始抖了起来,心口发颤,眼眶酸涩,满心只有迷茫与无措。医生看见了他不安的情绪,啊了一声。


“这样……是一个不被期待的孩子吗。”医生看着他的表情,也明白了他的处境,“那请问,孩子的父亲……?”


孩子的父亲。


绿谷出久握紧了拳头,低下头。


“我们关系不好,他……他不知道的。”


他轻声说。


 


三个月前。


绿谷出久不知道自己是以什么样的心情离开自己幼驯染的家。早上醒来的时候看见还睡着的爆豪的脸,内心的情绪就像没有绑住的烟花一般几乎炸开。爆豪对他从来不是个温柔的人,昨晚喝醉之后更甚,拥抱像是扭打,缠绵带着血气,连每个吻都气势凶狠。绿谷觉得浑身酸痛,四肢百骸像是被拆开又重新组装一遍,每走一步都像在刀尖。他忍着痛捡起地上自己皱巴巴的T恤套上,一瘸一拐走到玄关的时候又折回来。


现在还早,离宿醉的幼驯染醒来还有很久,晨光照在少年满是戾气的脸上。他看了爆豪一会,看了看他锋利的眉眼,薄薄的唇,还有合上的、安静的眼睛。


绿谷低头,小心翼翼地吻了吻爆豪的脸颊。


然后他冲出玄关,像一个狼狈的灰姑娘,没有舞裙,没有魔法,没有水晶鞋,一丝痕迹都不留,一句话也没有,只有满身的疼痛与惊慌。


他逃跑了。


 


TBC